Tuesday, January 24, 2012

「答應不准再愛我」

Saw this on FB and I thought I would share this with y'all. It's so touching! :'(



「你确定你要跟我交往? 」
「嗯。」我点点头

她犹豫了一下…「那有一个条件…」
「什么?」

「明年的今天我们要分手。」
「什么?」还没开始交往就谈分手?

「到底要不要?」
「为什么?」

「因为我还年轻,不想现在就被爱套住一辈子。」


跟她认识是在两个月前。
当天我们两个匆匆忙忙的要去图书馆,
在门口刚好〝撞个正着〞。

她很生气的说「你不知道女士优先吗?」
「妳不知道现在讲求男女平等吗?」我也不服气的问她
虽然以身材看,我当然占了优势。

本来是要道歉的,看到她这么咄咄逼人,
我忍不住也顶了回去。
「你不是我们班上那个自以为很帅,
长的很占空间的许彦平? 」

「什么自以为啊?像你这种丑小鸭
我根本不记得班上有妳这个人。 」

我长得又高又瘦,电脑一级棒,又是篮球校队的队员。
而且我还会弹钢琴~连我都很佩服我自己。
这不是自大!是自信!

她插着腰皱着眉
「说的也是,脸皮厚的人
给人家的印象总是比较深刻嘛~」

挖哩勒$#$&
从那刻开始,我们两个没一刻不吵,
一见面非得斗他个三分钟以上
可是住一切在别人眼中全成了〝打情骂俏〞。

「我就算没长眼也不会看上她这个〝虎罢母〞。」

「我也没兴趣让大猪公喜欢上我。」

「……。」无言

其实她人缘不错,班上很多人都跟她打成一片,
她开朗、不做作。
但是!他唯独对我老是那种气死人的态度。
但是在不知不觉中,跟她斗嘴变成一种很自然、
很轻松的事…
有时候看她跟其他人斗嘴,心里竟会泛起酸酸的感觉……

天气渐凉,我摸摸自己的额头…「有一点热说…。」
最后我还是决定去练篮球。
跑在体育馆的地板上,身体有点不听使唤,
女生的尖叫声此时变的很刺耳。

我跟着队友回防「彦平~接着!」
我一个不留神,被篮球打中,跌坐在地板上。
一伙人一轰而上,突然从人群中冒出一个人,拉着我说
「还坐在这嘛?去保健室啊。」

是她…
她跟我那群围着我的队友说
「你们继续练吧,我扶他去保健室啦。」

为什么没有人阻止她?
「我还可以走,我說妳…不怕被上面那群女生杀?? 」
「啊~?什么?」她眨眨眼,一脸疑惑。真是个笨蛋……。

到了保健室,发现保健护士跷班。
「她又不在了。」
「我说你嘛爱逞强?被球砸到还跌倒,真够你的丢脸了。」
她就不能说点别的吗?

她摸摸我的额头,我吓了一跳「妳怎么知道我发烧?」
「筊杯。」她说的理所当然
我一脸受不了的样子「耍笨啊?」
「没啦,因为你今天看起来很没精神啊,骂起来很没感觉。」
这也能算理由? …我看着她发呆的脸,
突然很想、很想把她占为己有。

「羽澄…当我的女朋友,好吗?…」
「看吧,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一定有问题。」
我搂着她「有什么问题?」
「冤家变亲家喔~」旁边的人跟着起哄


冬天的时候抱着她真的很舒服,她呵呵的笑着。
我不知道她怎么处理我的那些〝倒贴贴纸〞,
只知道那些似乎难不倒她。
我喜欢骑着我的机车载她回家,
她本来还不肯,因为有捷运。

但是…我喜欢她紧张时紧紧的抱着我,
当然我不会跟她说我这种有点色色的感觉。
跟她说,她大概会笑着骂我说〝大色猪〞~


12月将至,街上已经处处弥漫着圣诞节的味道了。
她最近感觉一直瞒着我偷偷进行什么事,
我当然没问,因为…装傻啊~
我知道我的生日在12月,当然他如果不是在忙我的事,
我大概会…抓狂吧。

「走吧、走吧~」放学她就拉着我~走。
我装傻的说「去哪啊?放学要乖乖回家喔。」
她捶我,嘟着嘴说「你再装嘛!好~那我回家啦~」
「啊啊~卖啦,大姊。」我抱住她不让她走
她拍拍我的脸「那还不快走?」
「去哪里?」
「去看海啊~你不是很喜欢海吗?
我发现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喔。 」
「这种天气妳会感冒的。」
「安啦~我的身体健康的很,走啦~」

我们搭火车来到基隆,她熟稔的绕过几条街,人渐渐稀少…。
「你看~快看啊。」
望着深蓝色的海,远处的灯火依稀点缀着海岸线,
天上竟露出几颗星星。
海浪拍打着海岸,风的声音在耳边环绕…。
「看呆啦?呵呵~」她握着我的手,
「好漂亮…。」
「当然,我找了好久。」

她放开我的手,在包包里头找东西
我看着她「妳在找什么?」
她从包包拿出两支蜡烛,一包东西。
她点燃一支蜡烛,然后说「我只拿两支蜡烛,
一支代表你,一支代表我。 」

她指着她没燃起的蜡烛说
「这支是你,我不要你燃烧」
「因为我会用生命为你点亮黑夜喔。当我燃烧完时…」
她打开那包东西「我用我的心为你织一条围巾,
这样你就不会冷了。 」

我紧紧的抱着她,心中的感动我说不出口
「傻瓜..我只会怕你冷。」
我轻轻覆上她的唇……竟忽略了她所说的话…是多么的苦…。


圣诞节到了,刚过完生日没多久,她说不想大肆庆祝。
于是我们去华纳看了一场电影,然后去清大看夜景。
她依偎着我「如果台北下一场雪就好了。」
「呵呵~下雪麻?」
「我想化成雪,而且是那种温暖的雪喔。」
「恩…然后呢?」
「然后啊…覆盖在台北,因为你住在台北。」
「傻瓜。我已经有围巾啦,不怕冷了。」


她没有回话,静静的问我说「平…我问你喔…」
「恩,给妳问。」我把他搂进我的外套里,她的脸埋在我的胸口
「你会爱我多久?」
我楞了一下,我知道很多女生都会问这个
但是…,我怎么觉得她问的…很苦?
我想了想…「我会爱妳到妳不再爱我为止。」
「你说的喔…爱我到我不再爱你为止…。」


我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湿润
我慌了,第一次看她哭
「妳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?」
她笑着说「没啦~我太感动了嘛。呵呵~」


很快的新的一年又到了,我们一如往常,感情越来越好。
有时候我们会因为对方吃点小醋,吵点架,却依然很甜蜜。
当初有些不看好我们的同学,现在也只能在旁羡慕。
今天一早,门铃突然响起。
从桃园上台北读书,所以我一个人在外头租房子。
假日早上门铃就大响,我拖着半睡半醒的身子起身开门。

「谁啊~?啊,怎么是妳?」
我打开门,她不说话,跟着我进了家门。
坐到沙发上后,她脸色凝重的说「我们分手吧。」
我楞在那,这句台词在电视的肥皂剧场看到,
怎么现在换成我?
「妳是开玩笑的还是哪根螺丝掉了?」我生气的问她
「我是认真的。」她低着头
「发生什么事了吗?昨天不是还好好的?」
我尽量压低我的怒气
她双手握着,依然低着头「是啊,但是我今天是很认真的…」
「认真个屁!」我忍不住骂出口
她突然抬起头说「认真的过愚人节啊~哈哈~」
她扑上我,调皮的抱着我「愚人节快乐喔~」

我捏着她的脸「快乐个头啊,拜托一下,
不要一早就来吓人好不好? 」
「啊啊~好痛啦!」她打着我的肩膀
「谁叫妳要开这种玩笑。」
「你好生气喔。」
「废话!没事说要分手,你电视剧看太多啊?」
「我很认真的跟你过每个节日,怎么可以骂我~」
她离开我的大腿上,跟我扮了个鬼脸,我起身追着她跑

「妳不要跑,气死我了。」我指着床对面的她
「哈哈~才不理你呢。年老盛衰喔你。
我贼贼的笑,跑了过去,她当然马上躲,我伸手把拦住她,
这就是栏球技巧上的〝假动作〞啦~
我现在把它发挥的淋漓尽至

她被我压在床上动弹不得「看妳往哪跑。」
她不说话,我低头看她,发现她脸色苍白
「妳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」
我起身扶着她,她摸着胸口,
喘喘气「没啦,气喘啊,没事的。」

「对不起,我忘了妳有气喘…。」
「没关系啦~走吧,我们一起去吃早餐。」
「嗯。」感觉上怪怪的,但是…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。
秋天到了,提醒着我她的生日将近,
也提醒着我一年的期限快到了…。

不知道她忘了没,我现在当然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她。
不过看她也没记起的迹象…大概她自己也忘了吧。
「彦平、彦平,大事不好了~」小黑匆匆从教室外跑进来
「嘛?是拉登要攻美了,还是舒琪要退出演艺圈?」
「你还有那个心情开玩笑?羽澄在走廊昏倒了。」
「什么?你说什么?」我冲出教室,一把抱起昏倒的她,直往医院冲


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绝不是平凡的昏倒,不安的神经不停跳动…
「拜托妳可千万别出事…。」
手术灯亮起,我坐在外头静静的等
不知道过了多久,医生从门的另一边把她推出来。
她口上带着氧气罩,挂着点滴,脸色很白。
「你就是许彦平吧。」医生在我未开口前打断了我
我惊讶的看着他「你怎么知道?」
「我当然知道,我是她的主治医师。她常常提起你…。」
「主治医师?什么意思?她不是很健康?怎么…」
他摇头「那是因为她一直没告诉你,
她不是气喘,而是心脏病。 」

「你、你胡说什么?…」
「我没有胡说,她的生命已经所剩不多了,好好把握吧。」
我颤抖,无法接受这突来的消息…
不久后,她的家人也赶来了
她母亲看着我,摸着我了脸说「孩子…不要难过,
因为你,羽澄才能把她最后的生命活得这么漂亮…。 」
我的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……。


之后的日子,我都待在医院里陪她。
她一直要我去上课,但是我在教室根本无心上课,
哪怕哪一刻她都将永远离开我,而我却见不着她最后一面。
她看着天花板,笑着说「我的生日快到了呢。」
「恩,我没忘。妳是在妳最爱的秋天生的。」
我握着她纤细的手
「而且是在有很多假日的十月喔。
谢谢妈妈把我生在这么棒的月份~」

她呵呵的笑着,我想笑,却怎么也笑不出声音
她开朗笑声的背后,究竟是承担了多少的苦?
看似坚强,其实却是最脆…

一群医生又跑进病房,我丢下手中的东西奔了过去。
她最近发病的次数很多,生命就像将燃烧完的蜡烛…蜡烛…。
每次当麻醉药退的时候,她总是给我一个笑容。
告诉我她没事。
这次她没有力气告诉我她没事,
我握紧她的手「别说话,休息一下。」

医生告诉我她的时间所剩不多,要我要有心理准备。
我坐在她的床边,看着她不如以往娇嫩的容颜,
瘦弱的手,憔悴。
我无声的流出泪来,因为我不敢让她听见,
她都没哭,我怎能哭。

我低着头,墙上的中滴答地飨着
「还有一分钟是我的生日呢。」
「妳怎么没睡?」我吓了一跳
「平…哭的时候要哭出声音喔…不然会得内伤呢。」
「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……碰~祝我生日快乐~」她开心的笑着

「羽澄,」
「恩?」
「嫁给我,好吗?」我拿出戒指
她看着我,流下泪来……「我…我……」
「好不好?…」
「好……。」

我替她戴上戒指后,
她闭上眼,轻轻的说「平…我要当你的妻子,
我下辈子一定要当你的妻子,好不好? 」
「好。」

「然后我们要在去看海边看星星,好不好?」
「好。」

「然后要生两个孩子,女的叫羽萍,男的叫彦成,好不好?」
「好。」

「下辈子我要爱你到永远,好不好?」
「好。」

「彦平…。」
「恩?」

「我好累,我想休息一下……。」
「好的,妳可以好好的休息了,羽澄……。」


哔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平:

今天我们要分手,这是你自己答应我的,不要忘了。
记得你说过,你会爱我到我不爱你为止
从此刻开始,我梁羽澄不再爱你,你也不准再爱我
在我回来爱你之前,不允许你再爱我。
请你原谅我的自私,活着的人,总是比较辛苦吧。
如果你真的爱我,就不要再爱我了。
我们相约在下辈子,不要忘了喔。


Life is really fragile. You never know what's gonna happen the next moment. 
Please cherish the people around you.

Thanks for reading.
xoxo

3 comments:

ShareThis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